太阳照常升起

一个咸鱼无法翻身的地方

今天过生日,我开心最大。

第一天尝试给自己找事做,意外地麻烦至极,回头要购入笔刀了!

【逸真/秦方】对门的,站住(段子类)

1.羽皇老秦是亲戚,还有后头可能串门的唐队
2.都成年,现代设定
以上私设





1.

风天逸和羽还真头回见到自家对门邻居的时候,确实是后背一寒。本来朝阳的屋子硬是死气沉沉,戴眼镜的男人推开门朝他俩点了点头,镜片还闪着寒光。羽还真咽了口气往风天逸背后挪了挪,后者心领神会顺带非常受用地伸手护住了自家这位。

男人开口:“二位刚到?晚上好。”

风·人生赢家·天不怕地不怕·黑白无常算个啥·总裁往后退了半步。

世界上最恐怖的不是你对门住了个鬼神莫近的邻居。

而是这个邻居是你从小折腾到大的亲戚,没有相爱,只有相杀。

别怂啊,风总裁。

2.

秦明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,刚结了桩案子熬夜加班整理完档案,这还没来得及摘眼镜,就收到了方木提醒今晚有新邻居住进对门的短信,虽说两人都不大擅长寒暄,但就算平时再怎么深居简出,也得出于礼貌地走上一遭人情。

整理好桌子,秦明披了件大衣打算出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,就瞅见两个提着行李转悠的男人停下脚步活见鬼似的盯着自个儿。

高个地往后退了半步,借着没坏过的走廊灯秦明看清楚了那张天怒人怨的脸。不,他俩一点儿都不像,和这种妖艳贱货比起来秦科长简直清新脱俗。

那句话怎么说来着:有缘千里来相会?天涯何处不相逢?

这分明就是相逢只怕做噩梦。

顺带一提,今天也气势满满呢,秦科长。

3.
说起从没坏过的走廊灯这事儿,其实以前秦明和方木没住进来的时候倒不是这样。

这楼里应急声控灯隔三差五出一回毛病,任凭你声嘶力竭手舞足蹈它也能巍然不倒如泰山,晚上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据说三楼有家遭了贼,小偷沿楼梯一路狂奔向下,恰好赶上二楼值了晚班回来的一人。偏偏这位仁兄只感到背后一阵阴风袭来,人没动弹身先一抖,默念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就冲回去了。

朝物业反应了一二三四回也没人来修,还是一切照旧,搞得各家各户夜里出门必备手电筒,除了照明以外,再遇上贼还能砸它一砸不是?

说来也奇,自打秦明和方木住进这儿,方圆十来里就再没遇上过小偷,也再没碰上过灯坏,大多时候方木只消轻轻一叩墙壁,那灯就精神抖擞地自个儿亮了,就差没化出嘴来大吼一声首长好,为人民服务。

风天逸后来听说了这事儿,翻了个白眼就冲着秦方二人说:“人家驱鬼得靠道具,你俩倒省时省力,往那一杵就行。”

“夫妻档。”秦科长气定神闲,手里还拿着方警官递来的档案袋。

4.
扯远了,咱们再来说说这风天逸和秦明二人究竟有什么过节。

风天逸打小就不是个省油的灯,仗着自个儿玛丽苏小说标配男主的设定,成天邪魅一笑横行霸道,成功从熊孩子晋升为妖艳贱货,搞得风家长辈风刃很是头疼,逢年过节就盘算着把他往外送。

听说秦家有个长了风天逸好几岁的孩子,风刃简直要拍起手鼓唱起歌,赶忙给人铺盖卷一收麻溜送去走亲戚,还不忘叮嘱侄子替自己拜个早年。风天逸就是这么认识了秦明。

话说那日是春寒料峭,乍暖还寒时候,秦明笼了件黑狐裘站在雪地里替长辈接待…

呸,频道错了,咱们这是现代剧。

合着你问他俩为什么不兄弟情深?

废话,且不提秦明怎么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表弟,光说风天逸自个儿,从养尊处优的小少爷变成什么都得跟秦明共享,可不得隔三岔五和秦大少爷斗智斗勇,偏偏秦明打小责任感还挺强,偶尔还得管教风天逸两句,人间地狱在所难免。

总而言之,你和你班主任关系如何?

5.
“回来了?”

秦明看了看风天逸身后堆了半个走廊的行李,语气平淡地开口寒暄,心里盘算着怎么和方木解释这事。再怎么也有点唏嘘感慨,几年没见各自也改变不少,何况风天逸如今后头还跟了个一脸状况外的青年,站在一块还挺登对。

“就是凑巧。”风天逸翻了个白眼晒道,“我说这地儿怎么一股佛教重地、神鬼莫近的气派,合着你住在这儿。”

秦科长就把那点儿感慨揉把揉把丢垃圾桶了。

这小子没变,谁家孩子又给祸害了。